您在观察: 首页 » 教育 » 一个人像一支队伍——乔万钧印象

一个人像一支队伍——乔万钧印象

img-5783 img-4082 image1

瑞荣绘画教室:613-796-0688

文章作者:荣宁

瑞荣是个画家,但她更爱唱歌,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当年如果不是条件有限,她可能会把唱歌而不是绘画当作自己的职业。一转眼半个世纪过去了,瑞荣对歌唱的兴趣未减分毫,她说,早上一睁眼,我就想唱两嗓子,洗脸的时候对着镜子也想唱,画画时候看着自己的画作还想唱。我说她是歌痴,她一点不反对。傍晚我俩在河边散步,她和我聊得最多的不是画画,而是唱歌。乔万钧的名字最早我是听她说的。瑞荣说,乔万钧是我最佩服的音乐家之一,他对音乐的热爱,对音乐的理解,常常深刻影响着周围的人,他就像一个火种,走到哪里,哪里便星火燎原。真有这么神奇?瑞荣的描述使我对乔万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接下来的时间,我不停从瑞荣那里得到乔万钧的信息:乔万钧在全球各地指挥华人唱响黄河;乔万钧参加了庆祝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大阅兵观礼并受到习主席的接见;乔万钧被国侨办聘为全球专家委员会委员;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戴玉强在美国开个人独唱音乐会,乔万钧是乐队指挥。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的朋友也给我传来乔万钧的信息,美国的朋友告诉我乔万钧在波士顿组织千人唱黄河;德国的朋友告诉我乔万钧在柏林辅导华人合唱团;俄罗斯的朋友告诉我乔万钧在莫斯科指导华星艺术团。一时间,我仿佛有这样一种感觉,在全球,无论我们走到哪里,哪怕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地方,只要你走进华人歌唱圈,只要你提及乔万钧,对方便会立刻和你亲近起来,因为乔万钧是你们共同的朋友。我十分好奇,乔万钧,一个具有如此正能量的音乐家到底长得啥样呢?一日,瑞荣指着她画的一幅人物肖像告诉我,这就是乔万钧。画中的乔万钧精神饱满、双目有神,他挥舞着指挥棒似银星划过天际,气势恢宏。这幅画瑞荣采用了特殊的技法,让乔万钧挥动指挥棒的手变得立体起来,整个人也变得鲜活起来。这种技法在瑞荣的人物肖像画中我从未见过,也许是乔万钧的音乐激情激发了瑞荣的创作灵感。
说来真是机缘巧合,两周前我和乔万钧见面了。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瑞荣叫我去看他们渥太华星光合唱团排练合唱《贝加尔湖》,说乔万钧来了,从蒙特利尔过来的。我当然不会放弃这个与乔万钧见面的机会。来到排练场,乔万钧的课已经开始了,上课的星光合唱团成员大约30多人,分男高、女高、男中、女中四个声部,很显然,合唱团成员大部分人是第一次接触《贝加尔湖》,唱起来并不熟悉,声音显得杂乱,以我这个外行来看,显然每个声部事先的功课没有做好,他们应该先练好、练熟了,再由乔万钧来指挥合练,合练主要解决声部与声部之间的配合问题。此时,我真为乔万钧担心,如此杂乱如麻怎么合得起来呢?就像带兵打仗,一群士兵连分工协作的事情都没有解决好,这仗还能打吗?然而乔万钧一句责怪大家的话都没说,他像个班长一会儿带领这个声部熟悉乐谱,一会儿带领那个声部明确任务,一个声部一个声部地练,一遍一遍地练。遇到大家出现畏难情绪、信心不足时,他又像个政委,深入细致地做思想工作,不断鼓励大家。最后合练的时候他又像一个作战司令发出各种指令,甚至一边指挥一边帮助薄弱的声部一起唱。整个下午练了近四个小时,让我吃惊的是乔万钧始终保持站姿,而且精神饱满,情绪高昂,尽管最后的结果还是没有达到他的要求,但他没有批评大家一句。最后总结时他说:这么难的歌,在这么短的时间,能唱到这种程度非常难得,希望大家回去后再加加工,下次我们一定能达到要求。
晚上吃饭时,我就坐在乔万钧身边,我的问题像连珠炮一样向他发出,他沉着应对,笑而作答。
我问:其实我觉得今天合唱团成员水平参差不齐,但我发现您没有说过一句批评的话,为什么?
他说:作为指挥随意批评合唱团成员其实是对自己水平的不自信。
我问:您指导的类似渥太华星光这样的合唱团在全球各地大约有多少个?
他说:大约有60多个。
我问:您分文不取,还要贴上时间和精力,义务地指导大家,您是为了什么?
他说:海外华人工作、生活太分散,各自为阵,我就想通过合唱把他们联结起来,让他们找到归属感和认同感;同时也让世界听到我们华人的声音,了解我们中华文化。我的口号是唱响中国、唱遍世界。
我问:您的目标是什么?
他说:我的目标是在2018年在北京水立方举办首届全球华人合唱音乐节。我的这个想法已经得到国侨办和北京侨办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
我问:由于您出色的工作成绩,已经在全球华人中间赢得了“音乐圣徒”的美誉。除此之外,您还在做其他工作吗?
他说:我还是北美合唱协会的会长、波士顿华星艺术团团长、海南爱乐女子合唱团艺术总监、四川音乐学院指挥系客座教授。
在与他的交谈中,我了解到,乔万钧1965年生于西安,1978年考入音乐学院附中,1988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1998年考入美国顶级音乐学府伯克利音乐学院,而且是全额奖学金。特别值得一提起的是,他1986年还参军入伍,上过老山前线。难怪他身上始终洋溢着军人的气质。
和乔万钧分手时,渥太华已是晚霞飞满天了,霞光的那般绚丽与越来越红的枫叶交相辉映,映红了乔万钧的背影,这时我想起了一位作家说过的一句话: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此时我突然觉得,乔万钧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他有自己战斗口号,有自己的战斗目标,更有自己宏伟的愿景。他既是指挥万马千军的司令,又是战前动员鼓劲的政委,还是战场上冲锋陷阵的士兵。
一个人是一支队伍,乔万钧这支队伍所向披靡,2015年,当“黄河大合唱”在全球唱响的时候,我们仿佛听到来自全球华人合唱界的一个共同的声音:乔万钧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和他在一起。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3218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