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四儿,张鹏,馒头 ——第二回

四儿,张鹏,馒头 ——第二回

十月喜欢周杰伦,不是一天前才发生的真事。能把歌词唱成诗的旋律,晕倒的时候还可以不扶着墙皮,颤颤巍巍地回味,唱腔后面抬起的右手,扶了法生左腿上方的布料。被四儿举起的闪光,灯在了时光穿梭的背后。如果,故事爆不出来布料的绿颜,便被哼唧成为,落上尘埃的历史。

翻了,读了,饮下了;被那什么,喊成张鹏的四儿传成事儿了,便是收藏了。

只是,收藏的时候会有不屈,有不服,有打了九折的想三想四。想朱胖子伏案斟酒后,举起茶杯的开腔。说他举杯之前方才琢磨过了头顶,如果不及时地,爆点自己小时候的旧料,提防被他人掏出来的时候,失了真相不说,大雪还得把桌面上的酒菜,覆盖了。

不得吃,得说!穿梭了。

说穿着长袍的先生,挥手,在黑板上方靠左处的空地,写了两个比划。然后喊起来杨生,让他站起来跟着试试,读读。看吱吱Zhu,咿咿Yi,能被杨生那口,长得有点小巧的嘴角,读出个什么音符。

而所谓的美妙,歇息在他读不出来的,被先生盼望的,四川风格的正音。si-er-zhang-peng-man-tou-di-er-hui-fu-ben

杨生有点小急,扶住眼镜的先生也小急;张鹏也被先生喊了,站起来试试,读读。听起来也是小急。还有其他几位后生,站起来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试试,小急。陶先生站起来,试试,读不出来。小急;萌姐姐站起来,试试,读不出来。小急;许生也站起来,也试试,也读不出,让先生和另外所有的后生们,众望所归的正音(四川的)。也小急!

常言:被喊了,站起来试试,读不出来的事儿,便是大事儿。

摊上了!

说,天下第一大门派武当的弟子,未来的掌门人卓一航,爱上了江湖第一大魔头,人称玉罗刹的练霓裳。想这段被谈上的爱情,如何被师门接受?如何被江湖正道之士认同?正义与邪恶,爱与爱了之后,才明白的情义。结局是万劫不复,是罗密欧与朱丽叶?

还是,低头坐着的,入了读书那出戏的,被先生喊了:“注意(zhuyi),跟我读!”之后,而起身。不知试试,站起来读读这件事为何物的,朱胖子(zhuyi,同音于朱胖子的正名)。

最先笑出来声音的是丁姐姐,最后记得补充这份回忆的也是丁姐姐;最后从教室最后靠右边墙角的拐弯处,站起来的是朱胖子,最先说出来这出,被称作《新白发魔女》故事的爆料人也是朱胖子。

带着,这段沾上四川正音的历史收藏,和被许生喊起来试试正音的四儿,一起。跟随了那曲,让十月听了还想再听,周杰伦的《发如雪》,和被朱胖子翻篇过去的梁羽生的《白发魔女》,一起。

听得了贝爷喊出:说料也好,解料也好。今儿都站起来,试试!读读,散摊儿!这句去掉四川正音的正音儿。

第二回,散场。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256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