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鸿门宴第三回之《菊花台》

鸿门宴第三回之《菊花台》

文 / 十月 Canada

菊花,菊科草本植物,其花瓣由众小花朵组成,状如花序。经得年年月月之各路人等栽培,孕育,仅供名贵观赏(那意思有心理承受能力)。
说,对开门被横着推开,又关上。
hong-men-yan-di-san-hui-zhi-ju-hua-tai
苏东坐下的时候,翻了一眼对面。没人猜他翻出了什么,他只是让接下来的每一句开场,都离不开旧事,旧人,和旧院子里那些,星星点点的家族交情。而一时有意地成全了袁,絮叨起某年之恍若昨日,翻得了苏东托衬给她的那点旧料。
说,她曾经把学习笔记交给了他;
说,她家和他家住在同一个旧院子;
说,她的婆家和他的家住在同一个旧院子而对着开门。
说着说着,袁便不由得开始重复。

没有绯闻掺和在一起的旧料,总是把桌面上的那点集中力,涣散了。于是,她和他那边继续重复旧院子里的笔记,和对着打开的门;这边,许兵张口掀了点属于他自己的,又被他自己封存多年的旧事,旧人,和旧院子里的那些星星点点。
他说,起脚踏进学堂的门,便一心想着落实几桩和绯闻沾边的谈情。比如……
说,讲台上中央的位置是她的,讲台下头排中央的位置是他的;
说,她看着他(她)们讲话,他(她)们看着讲台听她讲话;
说,他看着她听她讲话;她不看他也不听他讲话。

无论是她讲话,还是他看着她听她讲话;无论是她看着他(她)们讲话,还是他(她)们看着讲台听她讲话。她讲的和他(她)们听的,都是能写在笔记上的话。而他想听的,想讲的,和他打算记下的,都和她站在讲台上讲的话无关。
平常人,平常事,论平常心。几番起落之后,他坐在了她家客厅的四方桌边上,听她妈讲话。
说,她另外有个名字叫刘某某氏;
说,她另外有个妹妹名字叫李氏某某;
说,他可以和她妹妹讲讲话,而她不讲话;
说,他可以和她妹妹讲讲话,然后和她妹妹一起听她讲话。
劝说,劝听,劝着他变卦。
对开门被竖着推开,又关上。

刘力进来的时候,翻了一眼人群。没人猜她翻出了什么,她只是让接下来的每一句开场,都离不开旧事,旧人,和旧院子里那些,星星点点的绯闻。而一时无意地成全了许兵,絮叨起某年之恍若昨日,翻得了她托衬给他的那点旧料。
说,让劝说,由得了劝听,成就了某年之恍若昨日;
说,让劝听,由得了被劝得的变卦,成就了被劝得的那朵菊花;
说,让由得,由得了被劝得的那朵菊花的黄颜;
说,让由得,成全了旧事,旧人,和旧院子里的那些星星点点。
成全了绯闻版之《菊花台》。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4205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