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旅游 » 南极,我要落地 (四)——寒风凌冽的黄昏

南极,我要落地 (四)——寒风凌冽的黄昏

文 / 吕华青

还是酒店二楼的那间大会场,几天来,我们的心情在这里随着风云波动。

艾丽告诉大家,未来24小时是一个关键时段。现在情况不好,云低高70。明天上午11点,情况可能有好转,今晚9点会有飞行气象消息的更新。明天上午8点才能准确地知道情况,最后一次是否能飞。

会场的气氛有些沉闷。

当得知探险公司规定,每个团队三天出行失败,即取消南极探险登陆行程时,一些人纷纷向艾丽提出了质询和疑问:

“为什么不计算好气象窗口的提前量?为什么不组织我们在机场等待?这样可以随时出发!”

“南极行程有7天,为什么规定只有三次出行?”

“我们很多人专程飞来这里,来回要飞50多个小时,不去南极,又没有到预定的返回国内的航班日期,怎么办?”

也有人在私下里议论,如果这次登陆不成功,不知这一生还会不会再来南极。v-pei-tu-4

艾丽主管耐心地听着,脸上永远是镇定的表情。她不紧不慢地回答大家的问题。她说,航空公司的专家,是这个领域最权威的人,他们会做出最准确的决定。这家航空公司只飞蓬塔到乔治王岛,靠这条航线吃饭。如果能飞,为什么不飞呢?她强调说明,航空公司在尽他们最大的努力,把大家安全地送到南极……

尽管艾丽没有详细说明为什么只有三次出发登陆的机会,我们心里也大致有些理解。南极是世界上最大的荒漠,寸草不生,吃住行都在船上。南极只有短暂的夏季可以登陆,每个团队在南极探险的时间有限,且团队与团队之间的安排衔接紧凑,如果只在最后的一两天登船,南极行程仓促,且实施管理方面会有难处。

可是,来自中国各地的旅行者,向往南极,往往都是提前半年甚至提前一年报名参团的,很多人专程从自己生活的地方直奔蓬塔阿雷纳斯,目的地就是南极。有人当面向艾丽提出,无论在南极时间长短,都无所谓,我们从遥远的地方赶来这里,只要能在南极大地上站立一会儿,也行啊!

这个黄昏,麦哲伦海峡上空的寒气笼罩着蓬塔阿雷纳斯,凌冽的寒风,刮得气温陡然下降。

晚上9点,酒店大堂照例挂出第二天(2月6日)出行情况的公告:

航空公司消息传来,明天下午看似有个飞行的时间窗口但是需要进行探讨,在明天早上9点之前才会被确认是否可行。我们希望到时会有航班的讯息。

9点请前往二楼参加须知会。

探险精神与我们同在!

夜已深了。夸克探险公司的工作人员与中国旅行团的三位领队,还在商讨着对策与措施,研究如果明天登陆失败,如何分流人员、就地组织游园。同时,期盼着最后一次登陆南极的成功。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3993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