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医药 » 一位医学博士对肥胖的“控诉”(下)

一位医学博士对肥胖的“控诉”(下)

瑞納(Eberhard Renner)博士
瑞納博士是曼尼托巴大學內科系主任,溫尼伯地區衛生局(WRHA)醫學項目醫學主任。瑞納博士發表了200多份同行評審論文,加拿大肝臟基金會董事會成员。

手術和其他復雜的醫療程序,往往是終生飲食不當且好逸惡動的結果。

不幸的是,我們並沒有做多少來應對這一嚴重問題。我們醫生花費了大量的醫療資源去治療肥胖導致的疾病的晚期階段。我們忙於診治糖尿病及其並發癥,忙於增多透析點與腎臟移植,忙於擴展急性中風及冠心病護理項目的服務能力。我們設立睡眠中心,進行睡眠研究,讓病人使用呼吸治療機,我們為越來越年輕的病患們進行越來越多的髖關節和膝關節置換手術。

我們治療癌癥及與肥胖相關的精神疾病,我們進行實驗室測試和影像研究,以評估脂肪肝病,管理非酒精性脂肪肝炎(NASH)的並發癥——增長最快的並將成為肝臟移植最重要單項指標的肝硬化。

反復入院的需要、多次看診以及長期藥物治療,消耗了我們原本有限的醫療預算中的相當大的、且不斷增長的比例。

作為負責任的個人、公民和納稅人,以及作為醫療部門和機構的成員,我們是否應該更好地解決所有這些肥胖流行病的根本起因?不僅從醫學角度出發,且采用廣泛和多管齊下的社會方法?

這可能意味着倡導並推動政府意願,以有效地解決問題的起源,建立全面的以預防為重點的肥胖控制計劃,而不僅僅是治療與肥胖相關的問題與疾病?為什麽不可以與消費及食品飲料行業合作,開展戰略和長期宣傳活動,采取措施鼓勵選擇健康的食品及生活方式?

一升可樂比一升牛奶便宜,這是否正確?不可以改變嗎?為什麽我們讓食品和飲料行業獲利,但是對於由其導致的醫療保健成本一直視而不見?

我們在控制吸煙方面取得了極大的進展,同樣,我們需要與導致肥胖的飲食習慣和生活方式進行鬥爭,以實現同樣的目的。如果我們想繼續為有需要的人提供負擔得起的必要的醫療服務,我們必須同時停止制造可預防的、額外的醫療需求。如果一只船艇進水,你必須堵住漏洞,而不僅僅是將湧入船只的水排出去。

image001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308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