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比悲伤更悲伤(四)

比悲伤更悲伤(四)

文 / 十月 Canada

“去吃牛膝?”许魏洲用手敲着孙佩佩的桌子问。
“不过你要等我一下,六点去。”
“特贵特贵的那家?”
“他们家炖牛膝骨我特爱吃。”许魏洲说完刚想离开,灵巧走过来了。她不知趣地停在许魏洲的身边看了一眼孙佩佩,又看了一眼许魏洲。“对了,我得赶紧走。”说了这样一句不着四六的话,转身走了。
“她有病您别拦她。”孙佩佩补上一句。许魏洲谁也没看,面无表情地走了。
马雪燕哼着小曲儿正在复印文件,灵巧看见她高兴的样子心里觉得很好笑,便打算逗她开心一下。
“给许魏洲复印资料呢?”灵巧一边说一边泡上一杯咖啡,加奶。“对了,一会儿麻烦你顺手给许魏洲把这杯咖啡带过去吧。谢谢了。”
“我给自己复印的,不是他。”马雪燕说完冲灵巧一笑,露出雪白雪白的整齐的牙齿。“我送过去,你去忙你的吧。”马雪燕应下了送咖啡。
灵巧带着伪装的笑颜走开了,与她心里的对马雪燕的轻视的笑同为如鸟儿落地般轻盈。原本她还有一丝不想让马雪燕出丑的心,经孙佩佩这么一刺激便放弃了。
马雪燕探身从虚掩的门缝儿往屋里看了一眼,见许魏洲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电脑。她轻手轻脚地放下咖啡冲着许魏洲的侧影笑了一笑转身就走。听见许魏洲说:“我要过咖啡么?”马雪燕嗯了一声说:“要过么?”
“我知道了。带上门,谢谢。”许魏洲没有过多的话,转头继续盯着电脑屏幕。
马雪燕出来愣了几秒。忽然她心里一暖,又跑去冲了一杯咖啡加奶加糖,端着去找灵巧。
“这个给你的。”马雪燕把咖啡放灵巧桌子上。“呦,怎么给我端来了?”灵巧心里一紧,但表面上仍然未露痕迹,显得很轻轻松松。“特意给你的。”马雪燕笑盈盈地说。
“他假装,他就是假装的。”说完这话,马雪燕美美地走了。灵巧一头雾水,她愣了一会儿,还是很快想明白了,她无奈地摇摇头。
孙佩佩这会儿正在想心事儿,想怎么和许魏洲开这个口。她瞄着马雪燕的方向,无意中她看见了许魏洲的司机张玮。张玮站在会议室门口望着墙上的合影无所事事。

Close up of cup of coffee with latte art

待续……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561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