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比悲伤更悲伤(六)

比悲伤更悲伤(六)

文 / 十月 Canada

“喜欢红葡萄酒还是白葡萄酒?”许魏洲拿着酒单翻看着问孙佩佩。
“红酒。”孙佩佩毫不客气地回答。

服务生把两只肥肚皮的红酒杯放餐桌上,倒酒。
“来。”许魏洲示意孙佩佩碰杯。
“中午来这里吃饭的人比较多,晚上这里还显得挺安静。气氛不错。”许魏洲感叹。

“老许,马雪燕喜欢你,你俩人的事她都和我们说了。她让我问问你什么时候开口和她提确定关系的事儿。”孙佩佩一股脑儿地把话直接说清楚了。
“你们都有谁?”许魏洲居然没有为此话题感到惊奇,他也并未透露出不快。这让孙佩佩心里有些茫然若失。
“我和灵巧,我们。”孙佩佩说。
“不包括张玮?”许魏洲话一出口,孙佩佩就知道她的一举一动许魏洲早已明察秋毫。她不打算和许魏洲隐瞒,她知道自己也隐瞒不了。

“我看见张玮在会议室那待着,我当时就想要不然我开口问您之前先套套他的话?然后我就和他说了几句马雪燕。然后他说让我劝劝马雪燕别学刘梅。”孙佩佩没把单相思这三个字说出来。

“记住,别几个人那瞎议论了。你替我转告马雪燕,如果我有行为让她误会了,非常对不起。就这样。”许魏洲没有再就此话题继续。他侧身看了看餐厅门口,招呼过来一个服务生,说:“门口花房的小姑娘去哪了?”

“她可能去吃饭了,我去问问经理。”
“给我拿过来一束红玫瑰。”许魏洲说。

孙佩佩心里跳了几个跟头,不过她还是坦然地说:“送我的?”
“女孩子不都喜欢红玫瑰么?”许魏洲看着孙佩佩。

许魏洲的这个举动完全出乎孙佩佩的意料,她对自己说:“红玫瑰不过就和他请我吃一盘西红柿炒鸡蛋的意思差不多,不过是几枝花而已,什么也不代表。
“谢谢老许。”孙佩佩说得谦和大气。

待续……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445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