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泛轻舟丁宅见去年伊人(三)

泛轻舟丁宅见去年伊人(三)

文 / 十月 Canada

果然,黛安穿了一条我没有见过的连身裙。若隐若现肌肤的深棕纱长袖,裙身由深棕与浅金搭成棱形方块又交叠一起,裙子尾端浅金色双面纱齐膝。
果然,黛安也搭配了项链。
链绳同为深棕色,坠儿是横着的长弧形状的玉石。玉石两侧由K白金纽花扣与链绳连接,别具一格。
一边,小薇也将带来的旗袍穿扮上,与黛安一起卿卿我我地霸占着圣诞树前方的景致不舍走。这边,老幺的珍珠长链子的冷艳色了我的双眼,珍珠串落在合体的旗袍领口处,一番倾国倾城,又一番气势磅礴。
搞了一番姿势,大家仍然感觉未能抵达姿势与装扮的顶点。于是,黛安建议盘头,这让我突然发现原来她还留有这么一手盘头的手艺。
梅梅先落座,黛安上手几下搞定,嚷嚷着要簪子定型。卡特丽娜·丁挑了一只有花色的上等竹筷子,我也觉得真是个好主意,便把花筷子给了黛安。黛安拿大眼睛闪了我和卡特丽娜·丁两下也没说话,插好筷子头簪。
不满意和满意尽在不言中。
小薇随后落座,黛安继续给小薇盘头,没几下搞好了新花样。小薇刚起身欲去拍照,盘成花的发髻突然间散了。
“哎呦,你这头发太多不好固定。”黛安似有意又似无意地责怪着小薇那令人羡慕的浓密的头发。她又嚷嚷着要卡特丽娜·丁去冰箱给她寻两个皮筋栓头发。
小薇组的来宾中有一位教养花知识的马老师,见卡特丽娜·丁完全没有理会黛安的话,她起身去厨房打开冰箱门,取了两个封口食物的皮筋下来。食物袋儿被开了口子,各自把憋了好久的气焰吐了出来,混合成了另外一种神秘的味道,新味道在冰箱里四处乱串。
终于,小薇的花样发髻又重新亮相了。
“过来过来。”梅梅和老幺招呼小薇过去合影。突然,见卡特丽娜·丁此时愤愤然地冲出拍摄队伍,跑上楼取了三件旗袍下来。她穿上一件大红色的旗袍,递给教养花知识的马老师一件白底加碎花朵的旗袍。
“你去换上这件。”卡特丽娜·丁经大红旗袍一上身,整个人的气势开始似脚后跟儿离地一般起飞,又换作了大人物的口气。
“我正在找我的发夹,我需要一个发夹,真正的发夹。”卡特丽娜·丁说着加了速度的北京话。

待续……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567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