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Espresso

Espresso

文 / 十月 Canada

我喝咖啡也是胡乱讲究一番。
胡乱讲究说的是我只买咖啡豆回来,磨豆。喝入口时,感觉那新鲜十足的咖啡味儿。无论牛奶与糖的甜蜜多迷惑人,但是它们都无法迷惑我对于咖啡原味的忠贞。
曾经,我也有过无数回的加奶加糖的曾经,被我彻底背叛的那些曾经,我唯有挥挥手。

我只买过一回蓝山咖啡。那是我流连Jamaica机场店铺时看见了。拿起来一包看它的标题时,我就有一种终于遇见他的错综复杂的感情。
我给予那份感情有至多的活力,我把那活力带回多伦多,带回家。这么多的活力陪伴我多年,它仍然保持着最初的方向。
一种向心力。
Espresso又是什么呢?是水流被迫使接近沸腾的高压,将磨成细粉的咖啡制成饮品。饮品带着它的悬浮物和完成溶解的固体,带着表层面的奶油质地的泡沫,展示着咖啡脂的美感。
我会迷惑不解espresso的美感,我也未曾打算过解读。被迷惑时,我握着被它迷惑时我的另外的一款向心力。我是热爱espresso的,但我也并未只是爱它。
我也爱卡布奇诺的艺术风格,更多的泡沫与更多的咖啡脂的迷惑。
老铁每次扔下吃喝的刀叉后会对侍应说:“double espresso。”我偶尔也会追随其后说:“single espresso 。”
这种配合体现出来了我们都在意犹未尽时的不拘泥于意犹未尽之印象主义做派。停止时,需打破僵局时,要停止,要打破僵局。
我们不仅仅需要食物作为特定的向心力。食物无法以其神奇的力量统治心的全部,我们还需要美术运动的革命。
Espresso,它应该喜欢我的艺术思潮。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696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