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旅游 » 地中海摄影写生之旅(9)法国-马赛 作者:路风(轻轻地吹)文/摄影

地中海摄影写生之旅(9)法国-马赛 作者:路风(轻轻地吹)文/摄影

img-0067a

(隆尚宫)

20161219-111529a

(前方形如扇贝一样孤立的小岛便是伊夫岛)

20161219-105408a

(守护圣母教堂)

2016年12月19日9:00am到达法国马赛(Marseille),3:30pm离岸。日出:8:07am,日落:5:05pm,阴,13℃。
地中海游轮第11天。
马赛,不仅是法国最大的商业港口,也是地中海最大的商业港口,是法国最古老的城市,成立于公元前600年。距今2617年,那是7世纪,鸡年(辛酉年),中国的春秋时期,东周时期。比今年150周岁的加拿大,年长2467岁。
一如既往,11日以来每天第一位登上甲板的游轮居民,非我莫属。无论日出的规模大小如何,也无论海风的规模强弱如何。
日出,存在于地球上的任何地方,可地中海的日出渲染的云霞就是这样慷慨大方、铺天盖地、变化无穷地展现在我的眼前。走上甲板的那一刻,便一览无遗,美不胜收。日出为我而升起的吗?但是,我肯定是为日出而来的。
8点钟日出,9点钟游轮驶进港口。我有足够的时间拍摄这摄人心扉、绚丽多彩的日出。
海鸥,牵手着天空橙红色的朝霞任意飞翔,马赛如山水画卷般向我们游来。日出里的任何物件都充满了立体感。从我们身边缓缓而过的、通向日出的水坝,在朝霞里演绎出自然规律近大远小的透视法则。诞生距今有2617年历史的马赛港口,晨曦里容貌灿烂。
今天,将是11日地中海游轮之旅航行在海上的最后一个黎明。
从比邻于我们飘逸的美女图案色彩鲜艳的游轮、那停放着成群结队的飞机的正宗深灰色重金属平台的航空母舰,就可以看出马赛港口的非同一般。有休闲明快,还有肃穆神秘。平生第一次近距离地与尖端高科技船只擦肩而过。
在马赛,我们仅有5个小时的上岸时间。省时省力,抓重点,跟旅游团出行的方案,是首选。
乘坐旅游大巴途经马赛标致性的地区之一——老港口。洁白的游艇,桅杆林立,粼粼波光,迴清倒影。红色木头小屋的交易市场,银光闪亮的天花板倒影清晰的广场,以及摩天风轮组成了热闹繁华、历史悠久的海岸港口风情的景观。
沿着考验司机的耐心和技术、迷你弯曲的上山道路,旅游大巴承载我们前往马赛的主要地标,制高点圣母大教堂(Notre-Dame-de-la-Garde)。
欧洲的教堂数不胜数,马赛的守护圣母教堂别具一格。坐落在60米高的教堂钟楼上11.2米的圣母圣子金像,是马赛的象征,是水手、渔民和所有马赛人的保护神。
守护圣母教堂坐落在一座154米高的小山 丘上,在马赛的大部分地方和数里外的海上都能看到。而站在教堂前的观景台上,也可以观赏马赛市容和地中海数里外的岛屿。
教堂的历史可以追溯到800年前。1214年,一位神甫出于虔诚在这里建立了一座小礼拜堂。1524年,为了增强马赛的防御,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命令在这里建一座堡垒,同时修建的还有伊夫岛上的伊夫堡,如今大教堂的底座就是原来的堡垒。
19世纪中叶,教堂扩建时请来了建筑设计师Esperandieu,他将教堂设计为罗马拜占廷式样,用穹顶、彩石、金饰、精彩绝伦的马赛克镶嵌装饰出金碧辉煌又雄伟高阔的效果。圣殿的内部的墙上装饰着信徒捐赠的绘画、牌、模型船和战争勋章,甚至还有球星Didier Drogba在马赛队踢球时的球衣。
站在观景台眺望,距离马赛港3.2公里的地中海伊夫岛,像一片扇贝一样,荡漾在蓝色的海洋中。附近,还有几座小岛与它隔海相望。曾经坚不可摧的工事堡垒后改为国家监狱,囚禁过许多王子、王公贵族的后代(如米拉波),还有新教教徒、政治犯、革命家等。
尽管伊夫堡的历史演绎了数百年,但人们真正对它产生兴趣是从19世纪法国作家大仲马的两部小说开始,那就是《基督山恩仇记》和《铁面人》。这两部小说将主人公的命运同伊夫堡紧密相连,也让这座远离大陆的小岛名声大噪。
从守护圣母教堂下山,我们前往隆尚宫。
1839年,为解决干旱问题而引杜朗斯河水入马赛的宏伟工程耗时10年终于完工,此工程极其浩大,修建了85公里的运河,18座引水桥。为纪念这来之不易的水源,马赛政府决定在水库上方修建一座宫殿,命名为隆尚宫。圣母守护教堂的设计师Henry Esperandieu的设计方案又一次被选中。由于资金问题,直到1869年隆尚宫才全部完工。
隆尚宫是一座弧形的建筑,集巴洛克、罗马及东方风格为一体,十分宏伟。它的中央是以“水之赞歌”为主题的群雕和喷泉,两边各延伸出去一段回廊,回廊的尽头各有一座博物馆,分别是美术博物馆和自然历史博物馆。后面是一个动植物公园及天文馆。
在马赛的参观途中,阴天多云,地陪导游说天气预报晚上可能有雪。马赛下雪的机会不多,10多年一次,对于喜欢雪的人来说,机会难得。尽管如此,她还是希望我们有一个干爽的游玩天气。
浓厚的云层在蓝天下滚滚交融,偶尔露出日落的黄昏。
下午3点钟,回到等待着我们的游轮。坐在餐厅的窗户旁,一边进餐一边观看健壮的海鸥戏水搏击长空,游艇在平静的海上划出雪白的浪花飘带,红色的游轮入港靠岸的一幅幅画面……
3:30我们的游轮准时启程。
四点多钟,从餐厅到卧室的途中感觉游轮左右晃动,前所没有的现象。
此时,船长从广播里传来指令,游轮将全速前进,赶在法国马赛可能降雪封港之前到达彼岸西班牙的巴塞罗那。
5米高的海浪(电梯里的乘客估计),卧室的储存柜门板随着游轮有节奏的颠簸来回地滑动撞向门框。躺在床上要比站立着能够平衡身体,对晚上10点半的50周年挪威号游轮的庆典心有余而力不足,下午5点钟便迷迷糊糊地睡在床上。
何为乘风破浪?晕晕沉沉地躺在摇晃的游轮床上控制平衡。
何为平静的港湾?能够半夜起床平稳地行走在甲板上进行拍摄创作。
“请问:刚才的风浪有多少级?”凌晨起床工作的游轮员工回答:“不知道。”超人!佩服!这种风浪在海员眼里,简直就是小事一桩,我们却几乎晕船、呕吐。
2016年12月20日凌晨1点钟,在强海风中,我们的挪威精神号游轮安全地提前进入西班牙巴塞罗那平静的港湾。
11日地中海游轮摄影写生之旅,启程于意大利因水而美的威尼斯,途经“天堂”克罗地亚杜布罗夫尼克,古希腊的核心城市雅典,意大利美之源的西西里岛,古罗马文明的发祥地罗马,大卫的故乡佛罗伦萨,大仲马笔下的伊夫堡法国马赛,顺利到达西班牙巴塞罗那,结束了11日游轮之旅。
明天将开始西班牙陆地巴塞罗那一日游的行程。
谢谢欣赏!
待续
路风美术教学中心电话:613-228-1259

关于作者

中华导报
发表数目 : 3205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