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泛轻舟丁宅见去年伊人(四)

泛轻舟丁宅见去年伊人(四)

文 / 十月 Canada

终于是吃上饭了。
饥饿感一散,大家伙的热情持续高涨,饥饿指数下降的同时,空盘子脏兮兮地躺桌子上。黛安见状又开始坐不住了,相也照了几组,酒也饮了几杯,她开始卷袖子刷盘子去了。
“别干活了,行不行。”卡特丽娜·丁喊着。
“让她洗。”我又端了一摞盘子给黛安。
“对,让我洗完。”黛安冲我笑着。
“现在开始抽礼品了。”卡特丽娜·丁见强姑娘闲半天了,她觉得自己应该给强姑娘布置一下新工作,不能让她老是闲着。
“游戏一,猜互换的礼品都是谁的。猜错者罚酒一杯。”卡特丽娜·丁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又是特别新颖。
“那如果猜对了?”
“猜对了就让礼品的原主人自罚一杯。”
“猜猜这是谁送的礼品?”老幺举起她手中的礼品袋主动挑衅。
“黛安的。”
“喝。”
老幺二话没有,自饮一杯。
“这是你的吧?”刚刚放下酒杯的老幺指着小薇的礼品看着我。
“错了,喝。”
“内什么……”老幺刚想说点什么话,被劝酒的大家伙七嘴八舌地弄丢了词儿。她一看目前的情况也容不下她不喝,只好饮下了这第二杯罚酒。
“我喝了几杯了?我刚才猜对了么?”卡特丽娜•丁恍恍惚惚地看着酒杯。“梅梅,我欠你钱么?”酒的事儿还没有解决好,她又提了欠债还钱的话题。
“欠我一万。”梅梅笑着说。
“对,给吧。”我冲卡特丽娜·丁点点头。
“没有这么多吧?”卡特丽娜·丁无助地望着梅梅。
“那你给一百,二百也行。”
“去。”卡特丽娜·丁推了一把我的肩膀。
“喝吧,没有喝错的酒。”强姑娘不知道这边的几位正在讲着的话题,她给卡特丽娜·丁补酒,又围着桌子为其他宾客逐个倒酒。
卡特丽娜·丁的红色普拉达钱包落在了椅子座儿上,艳红艳红的色彩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看了一眼她的红旗袍,又看了一眼艳红的钱包刚想说话,小薇先一步说:“你是不是以前穿过这件大红袍照相?”
“穿过,我总穿这件照相。你知道么,她们说我穿上这件衣服,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国民党军官太太的气质。”卡特丽娜·丁的卷发配上硕大而有些夸张的发夹,再经她自己这么一番解说,一位活生生的某国民党军官太太的人物直接跃出屏幕降临凡间。
待续……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567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