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 寻常百姓的村庄《工人阶级》

寻常百姓的村庄《工人阶级》

文 / 十月 Canada

“汽配厂招工:会英语的优先考虑,不会英语的也可以做这个工作。公司有培训。具体工作就是车辆出厂前检查某个部位的零件是否合格,发现不合格的零件换成新的。”这是一则贴在邮箱侧面的中文招工广告。广告纸的最下面有备注:此工作需要能长久站立。
村里的中国同胞越来越多。原来在其他工厂上班的人们,由于搬家,不得不就近寻找新的工作机会。

由于先前的工作经验大都是工厂圈,或是其它类别不需要讲英语的环境。小环境引领着一拨懒得学说英语的人们,从一处安于之地涌向另外一处安于之地。大家互相帮忙,总可以发现工作的容身之地。
相比渥太华的高知环境,大多伦多的低就地带显得如此平易近人。
多元文化布满大多伦多的各处,各族裔人民内部,都有一拨群众需要在无语言要求的封闭的小环境中生活。农场、车间这样的工作受到众多村民的关注。
做工人阶级么?
没有当过工人的人,有时候常有一种幻觉,幻想着车间工作的简易和重复的不费脑的快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做着同一件事儿,总换一种零件,总往一处放同一样东西。
我曾经也带着这种强烈的愿望,去做厂车间贴产品标签的工作。那种,从一张满是标签的A4纸上,撕下来一个指甲盖大小的标签,往手边排排放着的纸口袋上那么一贴,完事。
想想都是活少、钱多、离家近的感觉。
肯定地说,我有十分钟的时间是快乐的,然后我就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了。
总是左手按住纸,右手撕下标签,双手贴端正,左肩膀和右手腕酸了。又换左手撕右手按,两边肩膀手腕都酸痛了。来来回回干了一小时,抵达了厌倦的极限。
说实话,我坚持干了好几天。我不能说干一天就辞职?那不像话。我干了七天。我辞职,不是因为我干不了这么轻松的活,我只是发现七天已经彻底结果了我的好奇心。

关于作者

发表数目 : 4830

请留言

请您 登记 之后 再评论.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