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情感 (网页 17)

守住心

文:十月/ 加拿大 小白把六百元给了她,因为她说必须付现金。现金就现金,谁让我们需要一个自己人呢。如果说,六百元可以雇佣一个自己,那这六百刀就是付在了刀刃上。 天不亮我就起来了,梳洗一番为的是今天去见一个人,说不清那个人的具体摸样,但有一点,他和她一样说,必须付现金,那就是一万刀。好歹,付了这一万刀之后他就是自己人了,他就得为我们分担点困扰。 接一个生意不是一件新鲜事,放在多伦多,放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这都不是一个新鲜事。但有一点是新鲜的,卖家有两个自己人,一个律师,一个经纪人。可小白不甘心,他又花了一份钱,给卖家雇了两个自己人,多一个律师和多一个经纪人。 然后,这世界上的事我不说你也应该猜到了。 世界乱了以后,我开始和小白雇佣的律师交涉,问她给了她六百刀之后,她能不能为我和卖家那边争取点权益,她说这是经纪人干的活,她管不着。我就翻回头去问经纪人,问他我既然付了卖家一万刀的定钱,这里面好歹有他百分之五。那么, ...

更多

托物言志

托物言志 文:十月 六点一到,大家陆续地离开办公室,我还坐在电脑前写我的邮件,乔治俯身说了一句:“我等你。”没一会儿功夫,办公室里就剩下我们俩,他沏上一杯咖啡回到电脑前,一脸不急的架势,我还是忙着回我的邮件。 他还是,写了一封邮件给我,最后一句是:看完后删掉。 十分钟之后,乔治已经坐在对面,看他拿菜单的样子让我想起了约翰,那天的这个位置,坐在对面的是约翰。 点完餐的乔治说了一句,交交心吧! 我没急着交心。因为交心这事儿,交不好就是交事儿,就是把世界交代成后患无穷,就是冰雪林中著此身。我之所以有这种想法,是为了对交心负点责任,并且仅此而已。由于当时的我们,年纪都是处于二十中间且不满三十,于是,难得了我有这份淡定。 多听。 乔治说了一些他的事儿,说他妈他爸他哥,他还说了他的志向,不是特别远大,但我还是注意听了,因为我觉得他交心了,他让我看见了和平时不太一样的他,不猥琐。但不足以屏蔽一个词儿,打春(就是打动青春)! ...

更多

《乳酪蛋糕》

《乳酪蛋糕》 文:十月 认识他是因为我喜欢吃甜品,但他不吃。他不是不喜欢吃,他是喜欢看着我吃。看我那种心中揣着狼吞虎咽,手上斯文的淑女作派。他还喜欢读我风轻云淡地写给他看的句子,我写了这是我吃过的,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乳酪蛋糕。 多伦多著名的吃生蚝的馆子,餐厅的名字是Rodney’s Oyster House。据说梁洛施也喜欢这家耗吧,并且还约过一位型男来此,坐在吧台的位置(跑题)。 我约的也是一位型男。在我眼里他的脸酷得像肖恩·康纳利(Sir Sean Connery),背影也有丹尼尔·克雷格(Daniel Craig)的笔直。照搬零零七的版型,会笑但他得笑在刀刃上,而背影永远都是泛出平静。 一般情况下他的脸和他的背,就那装模作样地酷着。 生蚝的来路有很多,有本地的也有美国的,还有来自日本和澳洲的。总之,吃的就是那种四面八方,普渡众生的劲儿。但甜品的种类却不多,只有两种。于是,我为了将每一天都过成最后一天,便 ...

更多

《暧昧那点事儿》 续

文:十月/ 加拿大 美美怀孕了,但孩子不是老陈的。 孩子他爸是一家证券公司的副总,美美提起他的时候,我也隐约记得好像见过他一次。那天美美说要送给客户一只手表,让我帮着她选选。我选中了一块黑色表盘的欧米茄(Omega),看起来比较粗狂的一只。 美美也给自己配了一只白色表盘的,看起来又不是情侣对表的意思。吃饭的时候美美取出了装表的盒子,低调地对孩子他爸说了一句生日快乐。那男的有深浅地看了一眼美美,什么都没说。 孩子最终是没有保住,但美美的这个秘密倒是保住了,否则我真不知道她将用怎样的方式收拾她和老陈的场子。 老陈自从回国之后,除了忙暧昧的事儿也会忙找工作的事,尽管最后找到的工作不错,在一家电子产品公司负责其中的一个部门。但这会儿,美美开始嫌弃老陈没有大志向了。谁让他出国的那段日子,美美遇见了孩子他爸,那还绝对不是暧昧,美美说那是她的爱情。 难得美美对我说了实话,她说她的爱情和老陈在外面的暧昧有点因果关系。 这我信 ...

更多

暧昧那点事儿

暧昧那点事儿 送走了老陈,想这下终于可以睡觉了。这时候电话响了,一看号码就不出所料,美美的电话。心想完了,想也是白想,这个觉是睡不了了。 刚拿起话筒,就听见美美问了一句:“他是找你去了吧。”我回了一句:“走了。”听说老陈确实来过,美美好像放心很多,她说他这会一定又去他妈妈那了。我就势问了美美一句:“那你能让我现在睡觉了吗?”她说:“不行。” 老陈出国是美美急赤白脸给催出去的,说去外国先好好把英语学好,再找个专业学学,这样回国以后就镀了金边了,随便找个工作那还不是随便的事。 就这样,老陈在三十五岁那年打包行李去了马来西亚,开始了人到中年的留学生涯,跟着一拨年轻孩子先上了英文班,又读了一个酒店管理。一晃三年过去了,老陈也算是学业有成了,没有辜负了美美之前这一系列的策划。 但事情还是来了。 老陈回来以后,美美发现老陈这手机是一天到晚信息不断,老陈是这么解释的,说是同学都刚刚回来,保持个联系。就这样过了一周,信息是只 ...

更多

© 2012-2020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