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观察: 首页 » 文学 (网页 4)

虚荣的儿媳妇

文/陈明   在城市里打拼多年,终于买了大房子。把二老从乡下接过来,本想让老爸老妈安享晚年,不想他们的烦恼却来了。 一天,老爸悄悄对我说:“你不是说你媳妇小丽很节俭吗?”“是啊!正因为小丽的勤劳节俭,才有了我们现在的房子!”我骄傲地说。“可是,她现在很浪费的,一点都没有节俭的样子。”“怎么回事?”我有点疑惑不解。“你发现没有,每晚剩下的那些鱼肉,我们都不舍得吃,她竟然倒掉。”老爸解释道。 过了几天,老妈悄悄对我说:“是不是你当上了总经理,你媳妇变得虚荣起来了?”“妈,小丽不是这样的人。您可能误会了。”我连忙解释。“我可听说了,那些有钱人不吃过夜菜。你媳妇肯定也学他们,把每晚我们都不舍得吃的大鱼大肉都倒掉了。这不是虚荣是什么?你得说说她。” 这天,我果然又发现老婆把吃剩的饭菜倒进了塑料袋里,然后悄悄出了门。约莫十几分钟才回来。她一回来,我就沉下脸来问:“你又把饭菜倒掉了?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浪费?”谁知 ...

更多

蒲公英的身影

文/宫佳 又看到蒲公英的身影,想起“春心化作沾泥絮,蓄绿播芳月复年。”心中就撑起一把毛茸茸的白色的小伞,外婆在地里劳作的身影趟过岁月的河,芬芳着心中的春。 小时候经常扁桃体发炎,严重时伴随着高烧,外婆日日夜夜地守护着我。听说蒲公英能清热解毒,外婆就经常到田野里挖回来,熬水给我喝。也用来做家常菜,她常说,这野菜不洒农药,不施化肥,纯天然的,放心吃。 那年,外婆扛着撅头,在荒地里开荒。撅头高高地举过头顶,划过蓝天,滑过一段漂亮的抛物线,扒开土地的胸膛,新鲜的泥土清香扑面而来。外婆蹲下身子,把从土地里翻出来的草根细细地翻捡,攒成一小堆,放到地边。又握紧撅头,弯着身子,重复着翻地的动作。一小块平整的土地就在外婆身后展现着新颜。我听到撅头撞击土地的铿锵声。外婆的身影时弯时直,撅头忽上忽下,荒芜的土地一寸一寸地深陷在柔软里。外婆就是这样一撅头一撅头地刨着,撅头上触着蓝天,下接着土地,柔韧的骨胳在劳动中凝聚着坚强。 土地翻 ...

更多

橘子(一)

文 / 十月 Canada “你晚点睡吧,我钓的鱼到家你就过来拿好吗?” “我现在出门?”李娜歪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深褐色仿古的闹钟,颜色一块浅一块深的,就像洗掉了色的破了洞的牛仔裤,旧东西总是在一堆新物件中间很显眼。那是两年前的一天她无所事事地瞎逛,眼前突然一亮看见的,顶部有个提手的旧式闹钟。这会儿显示的时间十点整。 “别介,我还得吃个饭才往回开。” “那十二点?” “要不我给你放车库门口,你明早过来拿?我明天不在家。” “也行,地址再给一下。” “明早我给你放到右边过道我接雨水的大桶上面。” “行!” “我会给你用垃圾袋装好。” “就是我坐门口的那个附近?你几点放好?” “门口右边。” “嗯嗯嗯,明天吃鱼。”这会儿,李娜彻底睡不着觉了,她开始盘算鱼的大小,怎么个吃法。早在几天前她刚刚各种搜索后,突然觉得可以在家里尝试一下烤鱼。“嗯嗯嗯,我明天得去买柠檬,红椒和香菜。”她又找出来几天前存下的图片,觉得 ...

更多

© 2012-2018 All Rights Are Reserved by Canada China News

回到上面